首 页 关于我们 宝贝介绍 财务信息 活动策划 志愿者 赞助团队 联系我们
媒体报道
[网上生活杂志] 10个女人.
[新民晚报] "宝贝之家":.
上海新闻综合频道《七分之一》.
上海新闻综合频道《七分之一》.
[新闻晚报] 孩子,让我给你.
[新民晚报] 孩子,是上帝送.
[东方早报] 11位爱心妈妈.
[中国残疾人门户网站] 宝贝.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媒体报道 -- [网上生活杂志] 10个女人和她们的“宝贝之家”
 
[网上生活杂志] 10个女人和她们的“宝贝之家”

Z-VITA.COM 网上生活杂志
因为女人那无穷的想象力和“泛滥”的爱心,这个世界上,一定要给她找到在平静的生活之外的活动,她才会感到满足。直觉里,我们都有很多想做的、觉得应该做的事情。但区别在于有的人专注地把它付诸实践了。有的人却很善于分析、怀疑,永远找得到理由不去开始。

Z-VITA.COM 网上生活杂志

因为女人那无穷的想象力和“泛滥”的爱心,这个世界上,一定要给她找到在平静的生活之外的活动,她才会感到满足。直觉里,我们都有很多想做的、觉得应该做的事情。但区别在于有的人专注地把它付诸实践了。有的人却很善于分析、怀疑,永远找得到理由不去开始。

 


“宝贝之家”是上海的一家由10名白领妈妈创建的病残弃儿寄养点。创建的时候,只有1万5千元在手,付完房租所剩无几,拿什么给弃儿做手术、保育、请人照顾?不能不说是险招。

“宝贝之家”创立者中的其中几位。




一年多后的今天,“宝贝之家”已经先后寄养了11个生命濒危的弃儿,为他们治好了重病,并为其中的三位找到了领养家庭。网上的“宝贝之家”固定捐款人已达100多名,从100多元,200多元,到某位爱心粉丝一次性的10万元捐款。

在媒体曝光多次以后,《纽约日报》也有报道,民政局找到她们,表示理解她们的爱心行动,是在做好事,但她们没有办注册,不是任何机构,不属于任何部门管,是个问题。妈妈们面临着具体的难题:注册福利院吧,法规对大小、占地都有要求,“宝贝之家”目前还达不到这些要求;注册基金会吧,注册资金就需要200万元,也是笔大数目,不是近期可以解决的。是“宝贝之家”不合法规,还是民政部门缺乏更细致分类的注册类别?这是本刊的提问。在逐步变得富裕的社会大环境下,把自己的爱心付诸行动的市民会越来越多,管理的难题不会只出现这么一次。目前“宝贝之家”的管理还是处于灰色地带。民政部门也很清楚这样的“机构”是促进社会进步、弘扬“和谐”社会的重要音符,就是还不确定要怎么去指挥它。所以虽然小小施压,但在还拿不出办法来之前,也并没有一刀切地责令它关掉。这不能不说是人性管理的一个小进步。在采访中,“宝贝之家”的一位妈妈建议我们可以不要提这个事。但我们觉得这是一张很好地反映社会变迁的快照。绽的主编说,这提醒了她一个描写中国印象的句子:“China is like a whale swimming just below the surface of the water.” (中国就像是一条在水面之下滑行的鲸鱼)。她的理解是,鲸鱼是巨大而有力量的,但当它在水面之下滑行之时,安静无争。但你可以感觉到,变化就要到来了。

而社会中的所有最美好的变化都来自于凡人力量的小小积蓄。

面对热情、善良、漂亮、成熟的“宝贝之家“创立人之中的两位妈妈:张敏和郭雯萃女士,绽z-vita.com开始了提问。其实,整个采访并不是提问和回答式的,因为两位妈妈特别善谈,大概女人到了下午茶时间都有这个状态。但张敏特别声情并茂,是个说故事的好手。她的伙伴戏称她为“水枪”,因为她容易抹眼泪。我们把主要内容总结如下。

宝贝之家的孩子们:

之前:手术前,患三度唇腭裂的同在


之后:术后的同在可以正常进食,长得白胖、活泼


之前: 列列到寄养点时已经是六个月大,但体重只有三个月孩子的标准体重。


之后: 列列天性活泼,很喜欢笑。不过如果你以为那就是列列的全部,那就错了。他还是个倔小伙儿,如果拼玩具输了,就会哭给你看。


之前:阳阳患有多发畸形,心脏也有问题。


之后:小伙子受了不少苦,手术已经数次,但还没有完。等到他两岁时,还需要进行一次心脏手术。阳阳表现出了顽强的生命力。经常深思一样在研究手中的东西。对摄影手中的相机盖产生兴趣后,就安静地把玩、注视。


宝贝之家的起因是怎么样的?

生了孩子后,张敏特别喜欢上摇篮网。有则帖子吸引了她的注意:“我是一个很丑的小小的婴儿,但是我想活下去。”这是一户海南岛赤贫的家庭的孩子,天生无肛门。为了排便,肚子上开了口,肠子都露出来了。诅咒人的话说:“你生的孩子没屁眼,”村里的人都说这是造了孽,生的妖怪,让他的父母扔掉。但这对赤贫的男女却有自己的看法,他们要救这个孩子,于是在网上登了这个帖子。捐款如雪片般飞去。张敏当即就决定要捐款,口袋里有500元现金,吃午饭的时候,她拉着同事去汇款了。网上激烈地讨论着,关于这个孩子值不值得救?他不仅天生无肛,而且怀疑有唐氏综合症。

(名词解释:唐氏综合症的发病率大约为1/600~1/800,以中国为例,大约每20分钟就有一位唐氏儿出生。唐氏儿由于智力严重低下,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并且携带多系统并发症,终生无法治愈,因此给家庭带来沉重的精神和经济负担。)

当时帮宝适公司拿出了20万要救这个孩子,他的父母又把钱退还了,大概是因为不满网上说他们的儿子不值得救的言论。张敏为这对赤贫父母的傲骨而感动。

结果呢?是孩子被救了。这对父母又把剩余的钱转捐了出去。

(编者按:我们问张敏,如果一定要问这个问题,你觉得这个孩子值得救吗?她说,因为他可能弱智,所以连生的权力都要被剥夺吗?
一个简单的回答,提醒了我们:救一个濒危的孩子,不止是个逻辑问题。而衡量一个民族是否强大,也不只是看她所有的国民是否体魄健全,更是它可以在逆境中积蓄的力量,它自省、自新的能力。甚至,它的人性。)

此事以后,张敏有点像着了魔一样,总在网上看有什么这样的事情,自己可以帮上什么忙。在接待一个胆道闭锁的婴儿的过程中,张敏又认识了很多的同道之人。包括后来合作的郭雯萃。那时候,上海的妈妈,北京的妈妈,从不同的网络管道来关注这个孩子。孩子的亲妈妈已经准备好了为他捐肝,可惜孩子还是夭折了。

“宝贝之家”是如何创立的?

始于一个叫王妮头的,天生脑瘤的孩子。当时有人在上海静安寺的地道里发现她被一个男人带着在乞讨,因为怀疑这是个人贩子,大家开始调查。后来发现这真是他的孩子,女人们决定要救这个孩子。救助的过程很艰难,主要是因为这个爸爸并没有什么决心,常常改变主意或放弃,反而要好心人一直不停地去鼓励他。人们慢慢没有信心,坚持的人越来越少。

好不容易安排给王妮头做完手术后,张敏把她带回了家寄养一段时间,还给王妮头的爸爸找了个做快递的工作,一个月1千多块钱。她的想法是,不能让她去乞讨,乞讨的孩子一辈子就完了.她安排自己的父母照顾王妮头,爸爸下了班来接她。一段时间后,他还是坚持不下来,最终跑了。

中间还有一个值得一提的插曲。绽z-vita.com曾经介绍过的林文小姐也因为王妮头的关系和张敏相识了。林小姐在布料市场那边的大桥下看见了乞讨的王妮头和她的爸爸,她的第一反应也是:会不会是人贩子?她拉住王妮头的爸爸不让他走,一定要他证明这是他的女儿。男人于是把张敏的电话给了林小姐说这是要帮助我女儿的人,你可以给她打电话。这样,两个生活并无交集的女人,因为关心同一个孩子而认识。编辑窃以为,这是个美丽的相识的故事。

王妮头的事情让大家很信任张敏,也因此积累了10位核心的成员。治疗的捐款中剩余下来大概一万五,在郭雯萃的强力鼓动下,和其他人的支持下,她们创立了上海宝贝之家孤儿寄养点。用的就是这一万五,在上海莘庄租的一套四房公寓。

宝贝之家坐落在上海莘庄的一套三房公寓内。从窗口望去,很容易识别这是个孩子很多的家庭。


进门处颇有条理地摆放了孩子们出门时需要带的东西,以及寄养在这里的孩子的“之前” 和“之后”的图片等。


房间里的家具和床来自百家的贡献:有些是送的,有些是爱心爸爸帮这里改造的。




孩子们的东西都分类放置好。


周末时,有爱心爸爸来访,抱抱孩子。


爱心妈妈在帮助宝贝之家的阿姨叠毛巾。


这样健康的孩子也被遗弃了。


新到的宝贝,很快就会被安排做手术。张敏骄傲地说:“你看我们的医生们把手术做得多么漂亮!”


给王妮头救治时,一位医生说过这样一句话:“外国人这么做不稀奇。但中国人这样帮中国人的不多。”

这话听起来有点自己灭自己志气,但我们都知道,其中是有几分真相的。不过我们中国人很擅长让自己都大吃一惊。好的习惯,在这个旧习横行的大地上,谁说没有在发芽?没有茁壮成长的希望?做一件好事,坚持下去。把抱怨和不满打包扔到海里去吧!

10个妈妈发起的寄养点是这么定位和操作的:

来自全国各地的一些病残弃婴由当地福利院收养后,可以通过“宝贝之家”的联系和资助,来上海接受治疗,并在“宝贝之家”获得免费的术前术后护理。在术后护理期内,“宝贝之家”也会为这些孩子联系家庭寄养。因为术后的孩子需要爱心充足的照顾。

孩子最理想的归宿,是被家庭正式领养。如果是没有找到,她们也需要把修养好的孩子送回福利院。这里面有很多的舍不得,很多妈妈在孩子走时会哭。但大家都知道,为了让“宝贝之家”长期走下去,光有善心、感情是不够的。必须还要按照能力来办实事。

妈妈们之间的职务不同,社会角色不同,背景不同,也会产生矛盾,但这并没有影响她们合作这件事情。今年“宝贝之家”的一周年庆典,她们在一个餐厅里聚集了100多名网络上的爱心妈妈,共庆这个好事诞生一岁!一位妈妈甚至从香港赶来了。她问张敏:“你们还有什么需要和想法?”张敏告诉她,有做成基金会的打算。过了一周,张敏很偶然地在宝贝之家的帐户上发现了多出10万元人民币,吃惊之下也了解到是这位香港妈妈的贡献。没有多余的话,没有手续,只是一份最珍贵的信赖!

家人们对妈妈也有千姿百态的支持。比如,郭雯萃的老公积极地支持她。周末的时候,10个妈妈轮流值班。老公就会在家里好好地看孩子。一周年庆时,老公也很愿意来,但郭女士没有让他来,怕他影响工作。我们编辑听到这里不禁想:这位老公一定在为老婆的小慈善事件开花而感到骄傲吧。而张敏的老公,走的是慢慢了解,慢慢接受的路线。当张敏把寄养点里的德仁带回家抚养2周时,她的老公也对这个情商很高的孩子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在玩中建立了感情。张敏的父母也被她拉入了大发爱心的行列。二老对德仁颇有感情,不高兴别人说德仁傻。

那么,她们自己的孩子对这些弟弟妹妹的态度如何呢?张敏这样直率、坦白地回答:很遗憾我的孩子没有我这么有爱心,他总觉得是他们抢了他妈妈的爱。她认为这是社会大环境的问题,一对父母的教育是不够的。在幼儿园里,老师需要持续地教导、引导孩子们东西要跟人分享,要爱人、包容人。孩子之间的互相影响是很重的。她有些羡慕国外家庭里的孩子,对外来寄养的小孩子很欢迎,很爱护。

说到幸福

张敏说:“我很幸福,老觉得生活充满了阳光。很满足。”她也不无幽默地自认对工作可能还不如对这些孩子上心。但我们从她和郭女士的坦然与热情中看到的却是一个跟从自己的心去行动的女人的潜能。有了这样的第一步,人们也许能真的意识到,想做的事情,只要走出第一步,路是会被走出来的。

大家都知道,在调查中,中国人的幸福感排名较低。也许中国女人如何去过自己的人生是个突破口。比起固执的男性,女人更容易倾听于内心的渴求。这些渴求,能否转化成追求幸福的动力?“宝贝之家”的故事让我们看到的不是慈善的力量,而是女人内心的力量。

| 爱佑奥迪上海宝贝之家 | 宝贝之家微博 | 爱佑慈善基金会 | 上海宝贝之家病患儿童关爱中心 | 酷折网 | 羊绒面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