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宝贝介绍 财务信息 活动策划 志愿者 赞助团队 联系我们
媒体报道
[网上生活杂志] 10个女人.
[新民晚报] "宝贝之家":.
上海新闻综合频道《七分之一》.
上海新闻综合频道《七分之一》.
[新闻晚报] 孩子,让我给你.
[新民晚报] 孩子,是上帝送.
[东方早报] 11位爱心妈妈.
[中国残疾人门户网站] 宝贝.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媒体报道 -- [新闻晚报] 孩子,让我给你一个“宝贝之家”
 
[新闻晚报] 孩子,让我给你一个“宝贝之家”

新闻晚报(2008年10月25日第A16版) 孙立梅 报道 摄影 孙燕君

10月22日,本周三,一大清早,网名“乖心毅”的妈妈在桃浦路上的长途汽车站,接到了由河南志愿者送来的两名患病弃婴:21天大的男婴赵鸿举和12天大的女婴赵琪,然后前往浦东的儿童医学中心。在儿童医学中心,上海的志愿者妈妈已经办好了挂号手续。遗憾的是,小赵琪因病情过重当日夭折,而赵鸿举则进入重症监护病房,等待进一步的检查。当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与小赵琪仅有一日之缘的“乖心毅”还在惋惜不已:“真可惜,出生才12天,我还期待她成为我们那里的第一个女孩儿呢。 ”

新闻晚报(2008年10月25日第A16版) 孙立梅 报道 摄影 孙燕君

10月22日,本周三,一大清早,网名“乖心毅”的妈妈在桃浦路上的长途汽车站,接到了由河南志愿者送来的两名患病弃婴:21天大的男婴赵鸿举和12天大的女婴赵琪,然后前往浦东的儿童医学中心。在儿童医学中心,上海的志愿者妈妈已经办好了挂号手续。遗憾的是,小赵琪因病情过重当日夭折,而赵鸿举则进入重症监护病房,等待进一步的检查。当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与小赵琪仅有一日之缘的“乖心毅”还在惋惜不已:“真可惜,出生才12天,我还期待她成为我们那里的第一个女孩儿呢。 ”


“乖心毅”所说的“我们那里”,指的是由十位上海妈妈创建的一个特殊的寄养点——“宝贝之家”。来自全国各地的一些病残弃婴由当地福利院收养后,可以通过“宝贝之家”的联系和资助,来上海接受治疗,并在“宝贝之家”获得免费的术前术后护理。从今年5月份创建至今,“宝贝之家”已经寄养了五个不满周岁的弃婴,赵鸿举有望成为这里的第六个孩子。


“宝贝之家”,网聚母性的力量

“宝贝之家”的创建人之一“乖心毅”告诉记者,“宝贝之家”源于妈妈们的“母性大发”。 “做了妈妈之后,我经常上摇篮网,一开始只是发点自己孩子的照片,期间看到很多外地贫困家庭在孩子生病之后到网上发帖求助,很多妈妈都自发地帮助他们,包括捐款捐物和求医问药,一来二去上海经常帮忙的妈妈彼此都认识了。我们觉得这些孩子再穷,至少还有亲生父母爱他们,孤儿是最可怜的,尤其是那些因为先天疾病一生下来就被父母抛弃的弃婴。他们也许有可能到大城市做手术,过正常人的生活,但福利院未必能提供这样的机会。河南和北京已经有了这样的寄养点,帮助这些弃婴到大医院治病,于是,我们十个妈妈与中国社工协会儿童社会救助委员会联系,在上海办了‘宝贝之家’。 ”

十位妈妈都是职业女性,工作繁忙,她们自己的孩子只有1至4岁不等,而办寄养点要比以前的帮忙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在她们的努力下,现在位于莘庄附近某居民小区底楼的“宝贝之家”,已经有五名婴儿入住,有四位负责日常照管的阿姨,加上十位妈妈,俨然是一个管理完善的大家庭。一进门,迎面墙上是“宝贝之家”的标牌,并提醒来人“要抱我吗?请先洗手哦”;客厅的一面墙上,列出十位妈妈和四位阿姨的值班时间表及联系方式,婴儿衣物和奶瓶的清洗方法,婴儿辅食添加的时间和种类,以及五名婴儿的生日。看得出,妈妈们在这里花费了很多心思。

手机绑到手臂上才放心睡

今年5月,“宝贝之家”正式启动,来自福建的成建成了这里的第一个宝贝。随后德仁和同在来了,后来又多了阳阳和南南,这四个孩子都是来自河南。现在最大的德仁是11个月,最小的南南只有3个月,五个可爱的小男孩都各有让妈妈们心痛的地方。每个来过这里的妈妈,都说成建是这里最漂亮的小孩,他有白皙的皮肤和挺秀的眉毛,但重度脑瘫夺去了他的视力,他漂亮的大眼睛已经无法看到这个多彩的世界了;同在患有三度唇腭裂,在唇腭裂中属于最为严重的一级,他却是这里最爱笑的孩子;德仁和阳阳都是多发畸形,德仁的病情更加复杂,并怀疑患有侏儒症;看起来跟正常婴儿无异的南南,却是最让妈妈们担心的一个,他出生第九天即被送到上海,患蛛网膜下腔出血,疑似脑积水,还可能有其他未查出来的疾病。

即使有一定的育儿经验,妈妈们还是发现,照顾这几个患先天性疾病的孩子,要比照顾自己的小孩复杂得多。 “乖心毅”告诉记者:“成建、德仁和同在刚来的时候,我特别害怕他们生病。我们十个人轮流值班,如果有问题阿姨就打电话给值班的人。只要轮到我值班,我肯定得失眠,怕手机突然响起来,怕手机响了自己没听到。 ”

说起孩子们生病,网名“嘉定南翔”的妈妈至今心有余悸:“寄养点刚开始运作不久,有天晚上德仁发高烧,11点左右阿姨打我的手机。我就让阿姨先打车去浦东的儿童医学中心挂急诊,我自己从普陀赶过去。等到把德仁安排妥当,我回到家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因为我要带儿子睡,怕手机铃声把他吵醒,轮到我值班的那几天,我就把手机设成震动,绑在自己手臂上才敢放心睡。 ”

有理智,爱心才能打持久战

“宝贝之家”从创建至今,面临的头号难题就是资金短缺。孩子们陆续来到之后,妈妈们就开始在各大医院和基金会之间奔走,为治疗筹集捐款,争取减免医疗费用。“我们的日常开支都是来自个人的爱心捐赠,根本无法应付庞大的手术费用。刚开始我们介绍小孩是外地来的弃婴,还有医生觉得我们在自找麻烦,但慢慢大家打交道多了,他们也开始理解我们的用心,愿意给我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或者为我们介绍基金会,有些医生都成了我们的朋友了。”

妈妈们像管理公司财务一样,细心对待和记录来自各界的每一笔捐款,并且定期公布收支情况。 “我们的费用和精力都是有限的,所以尽可能挑选那些有希望得到医治的孩子来上海,然后医治到我们力所能及的程度。像成建来之前,我们就经过激烈的讨论,因为他的手术费高达五、六万元,单靠个人捐款肯定不够,后来争取到一笔资助,我们才让成建过来。现在成建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他的脑瘫是需要做长期护理的,‘宝贝之家’没有护理经验,而他原先在的那个福利院有很多脑瘫患儿,所以我们决定把成建送回去。每个妈妈都舍不得,但舍不得也得舍。毕竟我们只是寄养点,不是福利院,不能负责把孩子养大。我们希望这里的孩子流动起来,治好一个或者稳定一个,就送走一个,这样才能帮到更多的孩子。我们也估算过,我们最多能寄养十个孩子,再多了我们就照顾不过来了,那样反而是在害他们。中国社工协会也指导我们说,有爱心,也要有理智。”

最想给孩子找一个稳定的家

在接受记者采访的过程中,“乖心毅”和“嘉定南翔”总是说“我们德仁如何”或“我们同在如何”,看得出,这几个被父母抛弃、有的连生日都是估算而来的孩子,已经成了十位妈妈的宝贝。孩子们的每一个进步,都让妈妈们欢欣鼓舞:“德仁的生日大概是11月16日,就快满一岁了,你看他的块头多大!同在虽然没有完美的口型,但你逗他笑,他会立刻给你最灿烂的笑脸,像个小天使!成建一直安安静静的,却是最帅的小伙子!阳阳长胖一点了,最好能再胖一些!南南最小,阿姨们最宠他了! ”

当记者问到由十位妈妈支撑起来的“宝贝之家”前景如何时,“嘉定南翔”表示,这也是她们在考虑的问题。 “每个宝宝来‘宝贝之家’前,我们都会跟当地福利院和儿希会签订一个一式三份的寄养协议,来应付居委会或民警的检查,证明我们不是人贩子。目前我们是希望能有一个合适的身份,这样在接受捐赠和申请基金时都更名正言顺一些,但不知道该向什么部门申请。 ”

让妈妈们揪心的,还有这些孩子们的未来。 “乖心毅”告诉记者:“这些孩子全都是弃婴,还不仅是孤儿那么简单,孤儿就算父母双亡,总还有些亲戚朋友什么的,这些孩子却连父母是谁都不知道。我们最大的希望,就是这些从小被抛弃的孩子在治愈之后,别再回福利院,而是能够回归家庭,能有收养他们的父母,只有父母才能给他们最好的爱,这是我们或者福利院都做不到的。现在德仁和同在已经在申请涉外收养了,我们准备把他俩留到申请批下来为止,能够亲手把他们交给未来的父母。 ”

“宝贝之家”妈妈群正在扩大

11个月的德仁,现在已经会叫“妈妈”了,他肯定也发现,除了最初的十位妈妈外,他叫 “妈妈”的人越来越多。孩子们平时去医院,都有自告奋勇的志愿者提供车接车送、照顾陪同服务;到了双休日,很多妈妈都会来这里帮忙,与孩子们亲密接触。这里的小床、被子、玩具、衣服、尿布、奶粉以及各种辅食,都是一批又一批的妈妈们送过来的。 “宝贝之家”有一个专门的捐赠记录,记者大致翻看了一下,很多妈妈在写下自己捐赠的物品之后,都没有留下自己的名字,只留下诸如 “依依妈”这样的字眼。一位志愿者妈妈告诉记者: “每个小孩都是很敏感的,现在他们缺的已经不是衣服奶粉了,而是来自妈妈的贴心陪伴。如果来十几分钟,逗逗他们就走人,大人心里是觉得我今天做了件好事,小孩子心里可能就会很难受,觉得这么快就被大人抛弃了。据说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特别容易患上皮肤饥渴症,所以我就尽可能凑出一整块的时间,抱抱他们,摸摸他们的小脑袋小手小脚丫,跟他们说点悄悄话。尤其是对看不见的成建,我会特别花点时间陪他。”

在 “问题奶粉”事件发生后,妈妈们纷纷花钱买来价格比较昂贵的进口奶粉,还有一些母乳喂养的妈妈,索性把自己储备的冷冻母乳送过来,让孩子们提高免疫力。因为是早产,南南刚到 “宝贝之家”时只有四斤多,到现在三个多月了还是非常瘦弱,阿姨们把最多的捐赠母乳都留给了他。记者就看到阿姨一边喂南南吃奶,一边爱怜地说,“我们南南也是个壮小伙儿!”

 

| 爱佑奥迪上海宝贝之家 | 宝贝之家微博 | 爱佑慈善基金会 | 上海宝贝之家病患儿童关爱中心 | 酷折网 | 羊绒面料